欢迎光临www.ms58.com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相遇(一)

2017-08-31 02:28 作者:耀眼的温存依旧夺目?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很喜欢《汪国真》的《再别康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既然相聚没有什么快乐,分别又何须忧伤,人生本来就是一个多元方程,没有办法寻求唯一的解。

那一些轻声的呢喃的细语,仿佛还萦绕在耳际,那再也不在是昨天的重复,过去仿佛如昨,在与过去作别,轻轻的与之挥手。记得那西边的云彩,城市,山水,总会依然在脑海里闪铄,轻轻的细数着夏的燥热,像是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一切总会涌上心头,去看那些旧日的艳阳天,仿佛如昨日客,轻挥着衣袖,蓦然回首,天空云朗星稀,这样的夜也过于安静,或许那些喜欢的一切,和热爱的一切和那些燥热的过往,还依然叱咤着心怀,总会在这样的时节出现,嗡嗡的蚊虫在灯光的光晕中来回旋转,跳着圆圈舞,晃的人心生烦闷,总是这样的被蚊虫叮咬的心烦意乱,坐立不安。

离a市十里的高速公路上,车水马龙,沿着河畔的拱桥,蜿蜒的像一条巨龙延伸到远方,那是离a市不远的一个偏远小镇,虽然离市中心很近,为了不妨碍市内的繁荣发展,国家出台的政策,不许工厂有严重污染城市绿化建设,附近村子必须保持原生态平衡,从前的乱挖乱建,已经退耕还林,而伊红枫的家,就坐落在这个城市的偏远的村庄里。

此时的伊家小院里 ,灯火通明,伊红枫穿着短袖衣衫,在室内瞎转悠,正是夏季燥热的季节。听着蚊子在耳边,哼哼吟唱,眼看着蚊子,一只只的蚊子,在空中没头没脑的乱撞,闻到有腥味的地方,肯定会狠命的往人身上撞,很玩命的趴在伊红枫的手臂上,贪婪的张着嘴,早已做好了吸允的准备,扎着翅膀,微微颤动,伊红枫抬着手臂,小心翼翼,随着原地打转,轻轻的找了把椅子,拉过来慢慢坐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那飞起的翅膀一张一合,望那灼人皮肤的针管,狠命的扎了一下,伊红枫,不由的哎呀的叫了一声,咬着呀,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疼”倒吸一口凉气。

这时的夏雨躲在窗帘后很久的夏雨,忍不住自言自语道“都饿了几天了,你们家的蚊子可真多。可以把人给盯死,夏雨跳着脚,两只手双手合十,啪,啪,啪啪啪。

连说代做,几下手中出现了几个血点,看看手,你们家有毛巾吗?有洗手间吗?你们家房子也太大了,说话还有回音,点无烟蚊香,也得要一哒才够,人说;蚊子到这时候还这么狠,看样子是时日不多了,夏雨边说,边走到红枫身边,用手在伊红枫的面前,晃了一晃,没想到,红枫竟然没有感觉到她的存在,喂,看什么呢?红枫举着手,透着灯光的映射,也看到了蚊子干撇的肚子,渐渐的饱满,透着灯光照耀,蚊子的身体,被透视成透明的红色,他死死的盯着看的出了神,甚至于不认为夏雨一个大活人,能比一个蚊子重要,夏雨目不转睛的看着红枫,他真的很特别吗?除了脸白点,眉毛浓一点,长着一双桃花眼和那微翘的嘴角,和正常人不是一样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伊红枫冷颜道“怎么进来的,夏雨笑道;从门口走进来的,你有我们家的钥匙吗?夏雨笑道;伸出手,从她那乞丐裤的牛仔裤兜里,拖出一串,“哎,这有一串”。

伊红枫更是惊讶,质问道;“从哪来的,给我”,夏雨拿着钥匙举过头顶一让,说道;你要就给你便是,干嘛这么凶?

“不认生,谁也不怕”,伊红枫暗自嘀咕,夏雨自从来到这里,逍遥自在。这倒是一个幽静的好去处,谁也找不到吧。

室外隐隐约约有三五人,凌乱的脚步声,夏雨正想说话,伊红枫,把食指放在嘴边,嘘,别说话,夏雨一惊,嗳,你没当我是个人吗?红枫瞪眼说道;我把你当成一个人了啊!!!夏雨一急,你以为我不是人吗?红枫冷眼一撇说道我说了,我没把你当成一个人,夏雨道;你才不是人呢?伊红枫说道;我说;你是个人。你说;谁是个人呢?

嗳,说什么呢?伊红枫怎么在哪里张牙舞爪,怎么和夏雨在哪里斗嘴,就是没把那只被蚊子盯的生疼的胳臂那只手臂的姿势改变过,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嘛!夏雨,扒着两只手想打开窗户,看看究竟,这时,却被一手把她的头按了回去,喂,我可是人,不是动物,随你怎么蹂躏,伊红枫紧张的望着窗外,一只手看着那只蚊子叮人,另一只手,按着,夏雨,不让她出声,口里轻言的 说道;蹲下别动。

“你,”夏雨想挣脱,别闹了,伊红枫用手指了指,窗外,夏雨这回也老实了,夏雨抬着头,仔细的看着这位陌生人,他怎么这么凶,又好像很和蔼。伊红枫以为两个人都在出神的聆听这外面发生的一切,伊红枫说道;“外面有人”,时而断断续续听到,悉悉索索的翻腾着什么,不久,窗外听见划火柴的声音,闪烁着忽高忽低的烟火,点燃的火把的人是邻居家的孩子,二蛋,平时最为调皮,他拿着手中的烟火,举着火把,熏得人直躲,呛得嗓子直冒烟。狗剩和别的孩子被熏得直掉眼泪,捏着脖子,一个劲的咳嗽,他却笑嘻嘻的乐呵,他拿着火把在孩子们中间舞动着手臂,火苗跟着乱窜,连烟带人,一起喊叫,孩子们被他吓的四处逃跑。狗剩跑的最快,他插着腰,大声说道;狗剩“不许跑,都过来,都过来,他勾了勾手指头,几个小脑瓜凑到一起,你听屋里有人,狗剩领着孩子们顶着头皮说道;那要怎样,二蛋,举着火把,命令的口气,你们几个,你,还有你,有光头,胖子,和大福,还有狗剩,你把我顶上去,我看看窗户里都是谁,几个岁数小的不敢,二蛋,拿起火把又在他们中间晃晃,几个孩子,求饶道;我们 顶你还不行嘛?这回还差不多,过来,看哥哥我的,几个孩子岁数太小,二蛋这个胖子,一踩着几个孩子的胳臂,刚上去,嗳哟哟,我的个妈呀。叽里咕噜都滚在地上了,二蛋连人代火把,一块摔在了地上,哐啷啷。火把上的棉花散落一地,一股柴油味,只往上冒。大烟只往上冒。

夏雨开始大声的咳嗽,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伊红枫的冷漠,不是看了夏雨半天了。更别说出声了,这还了得,要是被别人听见这里有人,他的面子上怎么能过得去,端着蚊子的那只手,还僵硬的抬在空中,任由蚊子叮咬,另一只手本能的捂住了夏雨的嘴,伊红枫捂住夏雨的嘴和鼻子,死死的不放手,夏雨被闷得差点背过气去,她张开嘴,狠命的一咬,疼的伊红枫大叫一声,来了一声河东狮子吼,啊啊啊啊啊…”

二蛋,和狗剩,和那摊到在地上的光头,胖子,和大福,本来还在哎呀的在地上叫喊呢啊 !一听伊红枫一声大叫,二蛋和狗剩,吓的大叫一声,有鬼啊!快跑啊!!二蛋,和狗剩连滚带爬,拉着,光头胖子和大福,拼命的逃,转眼消失在夜色里。看着二蛋他们跑远了,伊红枫,手也收了回来,夏雨用手摸着眼泪,喂和你说话呢?红枫看了看手臂上的牙龈,和蚊子吸允那渐鼓的肚子。

这时夏雨看到伊红枫脸色如那秋天的金色夕阳仿佛要吞掉一天中最后的那一抹光亮,脸色悠沉,夏雨说话逐渐由生硬,变得柔软,说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伊红枫还是无动于衷,而且脸色更是阴沉了,两只眼睛还是出神地盯着那只吸着血的蚊子,“你想怎样,你到底想怎样,夏雨激动的喊着,夏雨,这时不在喊了,伸出手将蚊子一巴掌拍死,红枫突然笑道;急什么,还没到最后关头,你怎么就拍死它了。夏雨着急地说道;我不是怕你被蚊子叮嘛!你知道,一个月要吃多少营养品,才能补够一滴血吗?你看看,我被盯的浑身都是疙瘩,夏雨,看看手中的那摊血。

红枫笑道;你下手太早了,夏雨说道;此话怎讲,我是要让它吸食饱了再把它拍死,夏雨撅起小嘴,故意生气的说;结果都是一样,为什么不早说;红枫又笑了,有你做了,还用我动手吗?

告诉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夏雨笑道;躲清闲,红枫笑道;怎么,一个大忙人,来这躲清闲,笑话,夏雨,说道;我不骗你,红枫说道;我用不着你骗。

“我在这里等你的”,夏雨又笑了,哈哈的笑的够灿烂的,撮了一下红枫“又骗人,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红枫漫不经心地说道;我猜的。夏雨更是惊讶,好耳熟,告诉我,为什么逃跑,夏雨心中一惊,笑道;难道他知道什么,夏雨笑道;我就是自来熟,见了谁,就像见了亲人,红枫目不转睛,上下打量着夏雨,

人生最美的相遇,不是因为你付出有多少,而是一切的话语,宛若一丝涉世的垂怜,看到或听到的就应该视而不见。有人说;做一个最忠实的居士,放下所有的自尊,飘零宛若孤鸿,游离宛若飘逸的云,停留宛若一个季节的错过他会觉得可惜。

首发www.ms58.com网:/subject/3940052/

相遇(一)的评论 (共 16 条)

  • 荷塘月色
  • 芙蓉秋水
  • 雪中傲梅
  • 倪(蔡美军)
  • Ice__冰
  • 浪子狐
  • 草木白雪
  • 冰山雪莲
  • 雨袂独舞
  • 江南风
  • 风撩衣
  • 火淼
    火淼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王平如是说
    王平如是说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推荐并问好!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王艾迎

    王艾迎:作者弄错了,《再别康桥》是徐志摩写的。

    赞(0)回复
  • 隐梦语

    隐梦语:回复@王艾迎:汪国真也有一首再别康桥吗?是我没见过的?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